增城金兰寺遗址出土文物入选

南方日报讯(记者/黄堃媛 仇敏业 通讯员/穗文考)12月23日下午,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南越王博物院、广州博物馆联合召开发布会,正式公布“广州考古百件文物精品与十大重要发现”评选结果。增城金兰寺遗址出土新石器时代晚期彩陶钵等入选广州考古百件文物精品,增城金兰寺遗址等入选广州考古十大重要发现。

  为加强考古成果的研究、阐释、展示和传播工作,广州市文物博物馆学会、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南越王博物院、广州博物馆于2021年10月至11月联合主办了“广州考古百件文物精品与十大重要发现”评选活动。

  本次评选活动包括公众线上投票与专家终评两个环节。线上投票于2021年10月20日启动,专家终评会于11月22日召开,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刘瑞研究员、广州市人民政府参事黄淼章研究馆员、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曹劲研究馆员、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韩维龙研究馆员、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冯永驱副研究馆员、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院长郑君雷教授、广东省文物鉴定站站长刘成基研究馆员等七位专家作为评审。经专家终评,“广州考古百件文物精品与十大重要发现”正式出炉。

  记者注意到,本次入选广州考古百件文物精品的文物时代涵盖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清代,文物种类丰富多样,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科学、文化和社会价值,不仅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发掘出土的陶瓷器等,也有近年最新的考古成果,如2020年广州中新知识城马头庄M66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玉玦等。

  此外,广州考古十大重要发现同样类型丰富,涵盖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近现代,有墓葬、建筑基址、水闸、古道、窑址、书院、码头等,不乏西汉南越国遗迹、北京路千年古道遗址、南海神庙明清码头遗址、中共三大会址建筑基址等公众熟知的城市地标。

  专家分析,包括百件文物精品与十大重要发现在内的广州考古成果,承载了广州五六千年的人类社会历史和2200余年的城市记忆,充分反映了岭南地区文明起源、岭南文化形成发展过程,体现了古代广州与周邻地区交往互动,以及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世界其他文明交流借鉴的显著成就,见证了广州近70年城市考古和文物保护的历程。

  “通过这些考古成果,广州古代历史得以重构,先民的生活图景变得鲜活、生动。”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易西兵介绍,目前入选的绝大多数文物精品都在南越王博物院、南汉二陵博物馆、广州博物馆等博物馆展出,市民可到博物馆观看。他透露,未来或考虑集结多馆文物,推出专题展览,并围绕“十大重要考古发现”推出系列公众讲座,用更鲜活生动的方式向公众普及广州历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address></address><cite id='YBX'><small></small></cite><u id='AaHmb'><label></label></u><base id='UkuONicc'><code></code></base>
    <ol id='Yh'><person></person></ol>
      <samp id='OquQEaZc'><nobr></nobr></samp>
        <pre></pre>
        <small id='bQYWMKjf'><strike></strike></small><caption></caption>
        <abbr></abbr><q id='Wn'><strike></strike></q>
        <center></center>
          <samp id='QWZGOLsF'><caption></caption></samp><cite id='vPVTKIff'><center></center></cite><blink id='gJhASjc'><kbd></kbd></blink>